当前位置:庆元新闻网 > 教育 >

异地办学收紧 武汉大学深圳校区黄了

2020-05-20  来源:  作者:庆元新闻网

  原标题:异地办学收紧,武汉大学深圳校区黄了

  珞珈山下,东湖之滨,武汉大学不止于斯。南下深圳,落户光明,一流高校异地办校区。

  然而,异地校区落地无望。日前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有留言向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问询称,“武汉大学深圳校区取消了,是真的吗?”深圳市教育局回复,“按上级部门要求,我市洽谈引进武汉大学建设深圳校区项目不得不终止。”

  近年来,不少东北、中西部一流高校,东进江浙,南下广东。并不是所有异地校区都像武大这样止于中途,有的早已落地生根瓜熟蒂落。

  只不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光武汉大学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其他大学也会遇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

  钞能力

  深圳与北上广同为一线城市,但高等教育却比较三线,既无985、211,也无双一流。

  发达的城市经济与薄底的高等教育并存,实现高等教育跨越式发展的需求迫切。南方科技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研究教授韩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深圳从“十一五”到 “十三五”规划,高等教育的发展基调是跨越式发展和补短板。

  深圳不缺钞能力。办大学主要是两个因素,一个是人的问题,一个是钱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归根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2019年,深圳市财政对高等教育投入年增长20%以上,投入规模仅次于北京、上海,生均经费标准是省内其他高校的两倍。

  截至2019年底深圳技术大学成立,深圳市全日制高校数量已达13所。根据深圳市委、市政府《关于加快高等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力争到2025年,深圳的高校达到20所左右。

  然而,本土高校补足了短板,却难以实现跨越式发展。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深圳大学办起来后,实际效果并没有原来期望的高,深圳高等教育跟社会发展不相匹配。

  储朝晖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2000年后深圳为了发展想尽办法引进外地高等教育资源,恰恰这时很多内地高校发展遇到了瓶颈,于是把到深圳办分校、研究所作为发展方向。

  韩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作为跨越式发展和补短板的落实措施,深圳通过引进国际高水平大学与国内高水平大学合作共同组建新大学就是其中一项重要举措,比如港中深、北理莫斯科等。

  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第二类情况,即国内大学也尝试独立在深圳设立新校区。韩蔚指出,这些大学都是之前和深圳有过其他类型的合作,希望借机提升合作水平或者做大体量,比如武大等。

  早在2016年9月27日,深圳市政府与武汉大学即签署了《武汉大学 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合作举办武汉大学·深圳备忘录》,共同将武汉大学·深圳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大学校区。

  禁异地

  这项政策,吸引了众多有合作意向的大学纷纷计划在深圳建立新大学,当然不只有武汉大学。

  2018年,以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为基础,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设立,正式以浙江优素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独立招生代码招收本科生。

  深圳校区,又不过是哈尔滨工业大学“一校三区”办学格局的一角,在东部城市山东威海,哈工大威海校区“千里海岸线,一幅山水画”。

  东进、南下,不少东北、中西部高校近年来动作频繁。2019年,西安高校“二当家”西北工业大学太仓校区破土开工,太仓是由苏州市代管的县级市,毗邻上海宝山和嘉定。

  5月8日,兰州大学发布通知,面向全校在编在岗教职工公开招聘深圳和上海研究院负责人2名,看来兰大两个校外研究院的建设正有序推进。

  “好”景不长,高校异地办学迎来转折。

  2016年后,教育部对高校异地办学采取收紧态势。韩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异地办学在教育部2018年215号文件出台后,就基本难以实施。

  文件规定,对异地举办含本科教育的新大学原则上不予批准。日前深圳教育局也在回复中表示,215号文件明确要求,申请设置本科学校的,须不存在跨地市办学的问题。

  韩蔚认为,下一步深圳可能将按照新的政策导向,继续对近年来几所自建新办高校给予支持。在粤港澳湾区协同发展的环境中,区域内城市新建大学存在一定的空间。

  失均衡

  东北、中西部高校大多流向了东南部发达地区。“不支持具有本科教学功能的异地新校区建设”被特别提出,指向人才培养须反哺当地建设。

  第三方高等教育数据服务机构青塔,在整理了85所“双一流”高校2019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后发现,本省就业率排名靠后高校主要集中在东北和西北地区,再次印证东北和西北人才流失。

  以东北高校哈工大为例,仅有不到12%的毕业生选择留在黑龙江就业,19.5%的哈工大毕业生,从北到南几乎跨越整个中国去广东就业。女朋友会夹人是什么感觉

  中西部高校留才亦困难。以武汉大学为例,武汉大学毕业生本省就业率仅为28.87%,流向广东的毕业生则达到23.63%。2017年,武汉甚至喊出了百万大学生留汉的口号。

  兰州大学更委屈,学生留不住,老师也留不住。有句话甚至说,兰州大学流失的高水平人才,完全可以再办一所同样水平的大学。

  当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向发达地区聚集,越来越多的高分考生也选择到发达地区求学。2019年高考,哈工大(深圳)本科批次投档线达到622分,比广东省理科高分优先投档线还高出127分,再次在广东高校中领跑。

  当教育资源进一步往经济发达地区倾斜,那中西部怎么办?公众普遍担忧,教育资源分配的天平,会倾斜得越来越厉害。

  在这种情况下,储朝晖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需要从深层次上去解决体制问题,高校应建立起现代大学制度。

  储朝晖指出,研究2000年后中国高校、1820年德国洪堡大学办学兴起后世界各国大学的兴衰,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没有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在哪个地方都不可能办好大学。

  反之都能办出挺不错的大学,无论是在哈尔滨还是在武汉,中国高校的历史也说明了这点,当时昆明的西南联大就办得很好。储朝晖认为,办大学最关键的是管理体制,而不是地点。

  责任编辑:黄晓冬

上一篇: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校长袁军会见剑桥大学考评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