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543301580

平遥金融财经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贷款发放

比特币——生于理想,死于投机

发布时间:2021-10-25  点击量:
更多

在《通往奴役之路》中,哈耶克这样写道:“从纯粹的并且真心真意的理想家到狂热者往往只不过一步之遥。”70年后,他的追随者“完美”地印证了这一点。

2018年的第一个月被比特币、区块链搅起轩然******。比特币俨然成为房产、互联网之后的第三个“上车机会”,许多人将一夜暴富、实现财务自由的希望寄托在它身上,而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也成为上市公司股价上升的助推器,相关概念股股价一飞冲天。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各国政府表态要对虚拟货币加强监管,沪深交易所要求区块链概念股公司停牌核查,币值、股价一路下跌。

监管部门之所以对虚拟货币、区块链举起监管大旗,其原因一方面应在于这些概念被利用成为欺诈、炒作、误导投资者的工具,而另一方面,应是政府对以“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有着天然的警惕,尤其是当虚拟货币成为地下交易的首选后。

毫无疑问,比特币是理想的产物。尽管没有得到证实,但对于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是哈耶克的信徒,或者说比特币的设计借鉴了哈耶克理论这样的观点,世人应该并无太大异议。

与法币相比,比特币发行数量固定,且“去中心化”“匿名性”“不可篡改”,这往往被信奉者认为代表着“自由和公平”,具有某种无政府主义和反监管、束缚的意味,这与哈耶克所倡导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似乎有共同的理论基石。

然而,太阳之下无新鲜事。正如哈耶克所言,当我们竭尽全力自觉地根据一些崇高理想缔造未来时,我们却在实际上不知不觉地创造出与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截然相反的结果。事实上,从最近几年发生的事情来看,比特币、区块链、ICO、IFO……在创造出一轮又一轮的财富神话的表象背后,是更多的“小白”和“韭菜”成为别人财富的垫脚石。

股市是最快的“韭菜收割机”。从1月初到现在,半个月的时间,不少股票用一些暧昧的、含糊的区块链概念“包装”自己。根据面包财经计算,最近热门的区块链概念股安妮股份,2008年至2016年的累计归母净利润(盈亏相抵)仅为3500多万元,但因为有区块链概念,股价从2018年1月初的10.26元/股飙涨至2018年1月16日的15.68元/股,涨幅为52.83%,而当监管趋严的风声响起时,仅1月15日和16日这两日的成交额总和就超过30亿元,而其流通市值才不过50多亿元。谁在离场?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另一则消息,不少犯罪团伙以比特币或者下一个“比特币”为诱饵,做起了传销,上当者不仅有大妈,甚至不少是年轻白领。

狂热是理想最大的敌人。哈耶克终身都在反对人为建构的秩序,认为人类理性不及,需要由市场自生自发的秩序来认知和管理世界,但在目前的虚拟货币世界里,恰恰是狂热推动人们试图去建构虚拟货币的生产、交易秩序,最终可能导致整个虚拟货币的原生架构倒塌。

说得更简单一点,比特币的设计原理是去中心化,我们可以将整个系统看成一个账本,区块链是一种全民参与信息记账的技术方案,账本是公开的,而且每隔十分钟会更新一次数据,系统会判断这段时间内记账最快最好的节点(“挖矿”),并且系统内所有人都同步备份,而这个最好的节点会得到奖励,就是比特币。和传统服务器形式相比,比特币或者说区块链最大的优点是,不再有一个中央核心控制所有的信息,而且所有账本理论上是不可篡改的。

但这种不可篡改只是“理论上”,根据中本聪设计的原理,如果有人能够垄断整个网络51%以上的算力,就可以创造新的区块进入主链,从而能覆盖真实的交易,达到篡改账本的目的。更有康奈尔大学一名学生的研究表明,不用达到51%,只要有人拥有超过25%甚至接近这个值的算力的时候,比特币的安全性就会受到威胁。

此前,这种设定一直被认为不可能成为现实。因为控制整个比特币51%的算力,看起来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是在比特币社区中,信仰者认为,大部分比特币矿工都是无私支持比特网络。但正如马克思所言,资本是天然带着血腥的,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

随着比特币价格不断上涨,在资本的推动下,矿池的集中程度越来越高,比特币的交易也越来越被少数人控制,至少有40%的比特币被极少数人掌握,这意味着交易很容易被控盘。而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大矿主”比特大陆控制着比特币30%的算力,不管它是否会篡改账本,但起码它拥有了改变原有规则的能力,比如让比特币进行硬分叉,出现一个比特币世界中的新币种——比特币现金。

最近唱衰比特币最多的是股神巴菲特:“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虚拟货币不会有好下场。”对于信奉价值投资的他来说,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判断。但在狂热的币圈,或许这句话会成为大家“嘲笑”他老去的证据。

世事本如此,已经“上车”的人,或者希望借着风能“赶上车”的人,自然是精致的成功者和既得利益者,无可厚非。只是希望,在这股狂热中,成为“乌合之众”的人,能少些再少些。